屏蔽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屏蔽泵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鬼出没1111116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52:33 阅读: 来源:屏蔽泵厂家

“那、那我们该怎么办?”严振急问。

“嘘。”萧思楚对着他摆摆手,拉着他蹲在一个比较隐秘的地方,从口袋里掏出了刚才那条丝线,示意严振帮自己把它缠在脖子上,然后,又把剩余的部分也缠在了严振的脖子上。并告诉他,这就叫丝线锁魂,可以暂时把自己和严振的魂魄封在身体里,就算穆函和那个女生找上来,只要二人的魂魄还在,她们就奈何不了自己。

“可如果她们来了,我们用什么东西来对付她们?”严振不放心地问道。

“放心吧,我还有定魂针。”萧思楚说道,伸手去口袋里掏银针,忽然,他的脸色一变,那根一直装在口袋里的银针,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丢失了。

放开她

“你也不必害怕,寝室里还有一根备用的定魂针,我这就去取回来,你在这里等我。”萧思楚对严振说道,“记住,如果穆函她们真的找到这里,就算她们怎么诱惑或者吓唬你,你都不要动,只要你不动,她们就没办法复制死亡的场景,你就是安全的。”

看着萧思楚消失在黑暗里,严振抱着双臂,坐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。

起风了,道路上的灰尘和枯叶被冷风不断地刮起来,在他的身前身后旋转着。惨淡的月光照在身前的泥土上,泛起一道冷冷的青灰色光芒。

恐惧压得严振喘不过气来。

好在脖子上有萧思楚留下来的丝线,虽然那线绳在脖子上透出一股冷气,但还是叫严振的心里踏实了不少。

不知不觉间,他竟然靠在身后的树干上睡着了。

他是被一阵凄惨的叫声惊醒的,猛地睁开双眼,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地上,居然躺着一个人——一个长发披肩的女生。她的脸色惨白,一双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,那眼神好像盛满了无限的留恋。她的身下,是一大片鲜红的血迹,一条腿还在不停地向外喷涌着鲜血。

那竟是穆函。

这一幕,在严振的头脑里已经出现过不止一次,每一次都叫他痛不欲生。现在,这一切又如此清晰地在他的面前重演,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,全然忘记了刚才萧思楚的叮嘱,他猛地站起来,大步向穆函跑去。

可就在他的双脚刚刚迈出一步,身后忽然出现了一条黑影,黑影的动作极快,双手一伸,就一把拉住了他的衣角,把他用力地拽了回来。

严振猝不及防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屁股上传来,好像是被什么尖利的东西扎到了。可他没有时间顾及这些,回过头来,就发现身后站着的,竟然是一脸愤怒的萧思楚。

“你不要命了!”萧思楚大声地对他吼道,然后不等他说话,左臂一抬,一道寒光闪起,那根刚刚从寝室里拿来的银针就像一条轻盈的小蛇,骤然间向还躺在地上的穆函疾射而去。

随着一声惨叫,银针不偏不斜地刺入穆函的身体,她就像一条垂死的鱼,拼命地扭动了几下,就不动了。

“放了她!”严振忽然大叫一声,猛地推开萧思楚,起身就扑了过去,不顾身后萧思楚的阻拦,一把从穆函的身上拔下了银针。

“你疯了!”萧思楚喊道。

随着银针的拔出,地上的穆函一骨碌爬起来,狠狠地推了一把还没有站稳的严振,然后飞快地跳起来,无声地消失在夜色中。

严振再一次坐到了地上,屁股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。

萧思楚用力地跺着脚,想要说些什么,却没有说出口。他俯身从地上捡起那根银针,迟疑了一下,还是把严振从地上扶了起来。

忽然,他的手碰到了严振屁股上一件坚硬的东西,低头一看,他不由得大吃一惊,一块尖利的碎玻璃,正深深地扎在他的屁股上。鲜血正从玻璃的四周慢慢地溢出,把裤子都染红了。

萧思楚惊呼一声,飞快地帮他拔下碎玻璃,随手扔在了地上,然后毫不犹豫地从自己的脖子上解下那条丝线,手忙脚乱地就给严振缠在了屁股上。

就在这时,又一条黑影突然出现在二人的身后,几乎没容二人反应,就一把推倒了萧思楚。

女生的故事

萧思楚大叫一声滚出很远,那块刚刚被自己扔在地上的碎玻璃,深深地刺进了他的小腿。他的面色青紫,几乎没有丝毫的停顿,抬手就把那根银针扔了出去。

黑影惨呼一声倒在了地上,竟然又是一名女生,不用问,严振也已经猜到,这一定就是那个害死了穆函的女鬼。

看着女生在地上痛苦地挣扎,严振吃力地走到萧思楚的跟前,打算扶他起来。

可萧思楚却轻轻地推开了他,并示意他坐到自己的身边,然后对他讲起了关于自己和这个女生之间的故事:

原来,这个女生竟然是萧思楚的前任女友。

她的死虽然和萧思楚没有任何关系,但,萧思楚却一直因为自己没能够救活她而耿耿于怀。

可他没有想到,女生死后居然不肯离开,还一次次地复制这种死亡游戏,直到她害死了穆函,萧思楚才痛苦地决定除掉她。

那根银针和丝线就是他从一位老家的朋友手里求来的,可没想到却无意间帮到了严振。虽然严振最终放掉了穆函,但他却并不怪他,因为他清楚,这种生死之间的恋爱,是何等的沉重。

“现在好了,她终于达成所愿,要我来陪她了。而穆函,因为接连的失败,估计以后也不会再跑出来害人了。”萧思楚看着自己腿上那深深刺入主动脉的碎玻璃,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说道。

“果然是这样。”严振的脸上忽然也浮现出一丝冷笑,然后不等萧思楚说话,他忽然起身走到女生的跟前,迅速地从她的身上拔下了那根银针,低头对她说道,“学姐,我终于帮助你完成心愿了。你说得没错,萧思楚的确很难对付,作为交换,穆函的事情就交给你了。我是真心爱她的,并希望她能够尽快地转世,我会一直等她回来的。”

“原来你……”萧思楚狠狠地盯着一脸嘲弄和冷笑的严振,忽然,他拼尽最后的力气,猛地站了起来,一把扯断了严振脖子上的丝线。

LED彩屏传媒车厂家

华宁县镀锌方管销售

回收油漆树脂现金结算

在线式温湿度露点仪石家庄锂电池检测温湿度探头产地货源

蚌埠市物业保洁资质办理流程

合川道路清扫车厂家批发价位

鄞州安利公司地址鄞州安利每日报价

宣城CPVC电力管施工回填方法&

园林景观木塑廊架园林公园户外塑木花架生产批发爱瑞德

亳州安装NHAP涂塑钢管行业发展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