屏蔽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屏蔽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揭秘年羹尧盛极而衰的原因帝王心术向来无情

发布时间:2021-01-05 14:54:41 阅读: 来源:屏蔽泵厂家

揭秘年羹尧盛极而衰的原因:帝王心术向来无情

帝王心术向来无情冷漠,年羹尧跟随雍正帝多年,且妹妹还是皇帝身边的宠妃,但最后还是难逃凄惨结局。

当然,志得意满的年羹尧确实忘乎所以,做了许多他不该做的事情,逐渐导致雍正帝对他的猜忌。但整肃年羹尧的导火索,还是由雍正二年十月他第二次进京陛见导致。立有大功,加上年羹尧官大气粗,财大气粗,入京途中,他竟然命令都统范时捷、直隶总督李维钧等人跪道迎送——封疆大吏迎封疆大吏,虽然你官比人家大,但毕竟还是人臣啊!

网络配图

到达北京后,年羹尧黄缰紫骝,洋洋自得,黑压压一片郊迎的官员,王公以下皆慑于年羹尧威权,匍匐跪接,对待如此破格接待,年大将军竟然也安坐马上,连个招呼都不打,蛮横骄傲至极;那些觉罗王公们,也皆下马拱手,对此,年羹尧也微微颌首而已。入朝之后,依恃着自己的不世功勋和先前的亲戚关系,年羹尧一度真忘了雍正帝是皇帝了,以对待“哥们”的态度对待雍正,更犯了政治大忌——一举一动,完全是“无人臣礼”啊!不久,京中又有传言到达雍正帝耳边:坊间传说,皇帝赏功,都是年大将军要求的。与其说是御赐,不如说是年赏!

听到如此传言,雍正帝咬肌滚动,杀心陡起。为此,当时年羹尧结束陛见离京,就接到雍正谕旨,其中有段意味深长的话语:“凡人臣图功易,成功难;成功易,守功难;守功易,终功难。……若倚功造过,必致反恩为仇,此从来人情常有者……”

年羹尧确实太过疏忽大意。此道诏旨,和平常雍正皇帝的奉承和嘉赏语气完全不同,已经深含警告和提醒。到达如此地步,年羹尧依旧执迷不悟。

网络配图

当然,日后有人分析年羹尧获罪原因,具体事例不少,比如他擅作威福,骄横跋扈,妄自尊大,连蒙古王爷见到他都要下跪,等等;其次,由于大权在握,年羹尧一直有结党营私的嫌疑,他信用私人,排斥异己,以至于在当时在文武官员选任上,但凡年羹尧所保举之人,清廷的吏、兵二部一律优先录用,一时之间,号称“年选”,气焰嚣张异常;第三,贪赃枉法,损公肥私,收人钱财,与人升官,几乎到了无原则的地步——本来,年羹尧弹劾直隶巡抚赵之垣“庸劣纨绔”,其初衷,就是想把和他关系亲近的李维钧去当直隶巡抚。而那个赵之垣丢官后,心里很清楚年羹尧势大,哭哭啼啼,跑到年羹尧门下,孝敬财宝无数,很快就取得年大将军的欢心。于是,一改昔日的贬斥,年羹尧竟然亲自携赵之垣入京,再四恳求雍正帝要接见这个“忠臣贤才”,力保赵之垣可堪大用……——虽然这些事例足以说明年羹尧这个人贪心太大,但有从一个方面也显示出,年羹尧的人品,还真不是太坏,他收人钱财,替人办事,不似当时许多高官显贵,钱照收,事情完全不办……

既然雍正帝要对年羹尧下手,把柄大把,都不用处心积虑去找碴。于是,雍正帝开始明示、暗示有关的官员,特别是年羹尧昔日的亲信们,要他们和年羹尧分清界限,不要站错队而遭到朝廷处理。

雍正满朝大臣,几乎个个都是人精,看皇帝言及年羹尧的时候语气变了,谁都马上乖乖观察雍正帝的脸色……雍正帝当然不希望年羹尧变成吴三桂。所以,为了把年羹尧调离他的老窝西安,清廷还是要找出能够令人信服的借口。当时,四川巡抚蔡珽被年羹尧弹劾后押入京中受审后判处“斩监候”,而后,年羹尧又把和自己关系好的王景灏推举出任四川巡抚。雍正帝就以此为突破口,忽然亲自接见蔡珽。

陛见之时,蔡珽满腹委屈,把自己从前得罪年羹尧、而后遭到年羹尧诬陷的事情尽数讲给雍正帝。嘿然半晌,雍正帝公开表态:“年羹尧参劾蔡珽,事实不明,如果朕杀了蔡珽,岂不让天下人认为是年羹尧操持着朝廷的威福之柄!”结果,雍正帝不仅没杀蔡珽,还委任蔡珽为左都御史,使他变成了中央级的监察首长。得任皇帝鹰犬,加上先前对年羹尧的一肚子怨恨,蔡珽就立刻成为雍正帝对付年羹尧的有力帮手。

网络配图

清雍正三年二月初二日(1725年3月15日)天空出现了“日月合璧,五星联珠”的天文景象。所谓“五星联珠”,是指水、金、木、火、土5颗行星在天空中一字排开来,如同五颗珍珠一样,联成一串出现在天空;“日月合壁”,是把太阳和月亮加上去,使7个天体(太阳、月亮、金星、木星、木星、火星、土星)在一起,形成一条线,如此一起排算,就构成了“日月合璧,五星联珠”或者是“日月合壁,七曜同宫”。

这种天文现象,其实不是多么稀罕,大概三十年出现一次,距离我们今人最近的一次,是2000年5月20日。但在清朝,这可不得了,罕见“祥瑞”啊,于是群臣皆上表称贺,大拍雍正帝马屁,说正是由于皇帝夙兴夜寐的励精图治,才感动上天,以此祥瑞来保佑国家太平,人富年丰。

作为近乎帝国的首席大臣,年羹尧自然不例外,也要上表称贺。清朝督抚大员们对于一般的公文,肯定不是自己动手处理;给皇帝的章奏,许多也都是师爷捉刀,但最后誊清的上交稿件,由于皇帝要亲自阅示,大臣们一般不敢怠慢,都是自己拿毛笔以馆阁体抄录一遍封好,派人送到京城。

伊藤发电机

中山超声波焊头

二手挖掘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