屏蔽泵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屏蔽泵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鬼话闲聊1111111111110-(XINWEN)

发布时间:2021-10-10 08:31:50 阅读: 来源:屏蔽泵厂家

待情绪缓和,岳如霜回笑道:“王爷是见软的不行,就来硬的,想以此逼我就范不成!”

此番暧昧不清的言语,她当着众人之面道出,不免让凤炜鄞陷入尴尬。好在他人脸黑,别人倒是从他脸上瞧不出什么变化。

“倒是个主意,本王可以考虑!”凤炜鄞拂拂玄袍,坐在院中的太师椅上。

岳如霜气结,知道他是有意在与自己对扛,只是秋叶在他手里,她不得不软了语气。

“那事……也不是不能考虑,你先放了秋叶!”

凤炜鄞轻笑:“本王倒是瞧不出你的半点诚意!想放人,明日黄昏来本王府中!”

岳如霜闻之一怔。

他这是变相的逼她就范。

望他的眸光失了之前的冷漠,转而变得复杂。

她对秋叶道:“叶儿放心,明日就能回来!”

秋叶望着眼前的两人一脸懵相,孰不知这两人刚还较量了几番。

这一夜,岳如霜实难睡着。

一来,秋叶不在身旁,她极不习惯;二来,白日的几桩事,无数次在脑中翻腾,她心绪不宁地早没了睡意。

她起了榻,见窗外月色正好,拾了件斗篷出了门,立在一棵桃树下。

月色朦胧,花影绰绰。寂静的夜晚,只有风的呼声,和她自己的心跳声。

一抹黑影无声地飞来,落在她对面的桃树梢上。

那黑影见她娥眉紧蹙,一副忧心重重的,不禁勾嘴轻笑。

见她站在桃树下失神后又取出短箫,幽幽吹起。箫声幽怨婉转,到是适合她此时的心境。

黑影双手抱怀,身子一横,枕着桃树枝倾听。适才觉得这曲子熟悉的紧,似乎在他很小的时候听过,只是想不起在哪听的。

见林中有响动,不像风,倒像是人影。

岳如霜杏眸一冷,收起短箫,冲桃林中喝道:“谁在那,滚出来!”

凤炜鄞没想到,自己这般了得的轻功,她也能察觉,是她的听力过人,还是她原本就懂武功?

他将面纱遮上,纵身跃下桃树,瞬间到了岳如霜跟前。

“何人?”岳如霜手持短箫,指对凤炜鄞。

凤炜鄞嘴角扯扯,刚想离去,林间风动,几个蒙面黑衣人手持大刀冲他杀来。

凤炜鄞眸光从黑衣人身上扫过,倒是没瞧出什么标质性的物件,一时摸不清这帮人的来路。腰间软剑一拔,映着月光,那软剑色泽莹华,挥动间荡漾出道道紫光。

岳如霜见之俏脸一怔。

这剑她识得,正是凤炜鄞的那把紫霄云龙。

是凤炜鄞!这么晚了,他来做什么?莫不是真怀疑起了自己!

岳如霜眸底生起寒意,朝其中一个黑衣人打起眼色。

那黑衣人见之颔首点头,挥剑朝岳如霜吹来。

“救命!”岳如霜面露惊惶。

凤炜鄞一剑扫落围攻的黑衣人后,将岳如霜救下。

“你受伤了!”凤炜鄞开口问道。

见她臂上有道血口,忙将她扶起,单手执剑,将黑衣人一一击退。

“他们是冲着你来的?”凤炜鄞将岳如霜扶进屋中,取来药替她包扎。

伤口到是不深,只是身为女子,臂腕上留道显眼的疤痕,多少有些惊目。

“或许是吧!”岳如霜只能顺着他的话题。

凤炜鄞不依不饶,“你到底得罪了谁?”

“我……哪里知道!莫非是霁王?”岳如霜吞吞吐吐,只能将这顶罪帽盖在凤玄霁头上。

凤炜鄞轻笑:“霁弟?怎么可能!”

岳如霜怕他真要纠察到底,忙摇头:“或许是太尉府的人也不一定!”

凤炜鄞略有沉思。

想到她白天与凤玄霁纠缠不清,杜玫珠买通凶手来杀她到也不无可能?只是杜玫珠不是她的姐姐吗?手足情深的,这种事杜玫珠也干得出来!

果然女人最会为难女人!狠起心来,即便是手足也容不得半点情分。

凤炜鄞见她伤的不重,替她包扎完后,便要起身告辞,岳如霜担心他会就此追去,出口挽留起:“王爷几次出手救了如霜,如霜都未好好谢过王爷!一杯清茶,还请王爷不要介意!”

她将泡好的银山君叶递上。

凤炜鄞望着杯中浮起的两根银毫,眸中的笑意更浓:“如此,本王倒是舍不得走了!”

岳如霜一脸囧相。

明知这人对自己有意图,她却不得不将人拖住,只盼着那几个能跑得快些,不然落在凤炜鄞手里少不得要吃番苦。

“哦,那王爷请自便!”

岳如霜故作大方,坐在案上心不在焉地翻起书。

凤炜鄞打量起屋子,见屋子虽简陋,却收拾的相当舒适、整齐,见她在翻书,随手在案上捞起一本,居然是《商记》。

不由多望了她几眼。

岳如霜意识到自己的粗心,差点让他起疑,望着他手中的《商记》笑道:“不过是闲着无聊,随便翻翻!”

说话间已打起哈欠。移目望向窗外,见月已至中天,料知那几个已跑得差不多。

“时候不早,王爷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!”

她自顾自地上了榻,只当凤炜鄞不存在,不多一会,已呼吸均匀。

凤炜鄞摇头轻笑,守着她盘腿打坐,直至东方泛起鱼肚白才离开。

岳如霜难得一夜无梦,望着空寂的屋子,不时想起昨晚的点点,眸光在屋中搜寻一番后无果,不由坐在榻上傻笑。

自己怎会这般想见他!

她不容自己多想,将心思压在心底。

黄昏时分,岳如霜叫了辆马车赶往鄞王府。

凤炜鄞到是言出必行,说放人就放人。

岳如霜拉着秋叶的手,将秋叶上下检查一番后说:“他们没对你用刑吧!”

秋叶摇头:“没有!王爷只是把我唤去问了些小姐的事!”

岳如霜不觉多了个心,“他都问了你些什么?”

“王爷问我,小姐喜欢吃什么,喜欢干什么……”

岳如霜松了口气:“你都如实说了!”

“嗯!小姐不会生气吧!”秋叶瞧着岳如霜的神情紧张起。

“我当然会生气!你个小叛徒,把小姐我出卖了!”

岳如霜拍着秋叶的肩头笑起。

两人回到龙泉寺已天黑,秋叶替岳如霜端来茶水,感概道:“鄞王是真心对小姐好的!你瞧,连同我这下人都沾了不少的光!”

岳如霜身躯一僵。

她现在最忌讳提到凤炜鄞,这会让她心乱如麻。

---- 作者寄语:今日到此!

山东省泰安高精度钢筋弯箍机

塘厦废胶收购站

混凝土润泵剂混凝土泵用润管剂

安徽散装饲料车哪家好

大庆市东风153雾炮洒水车价格行情

安装商洛SBB玻璃钢管抗帅能力强

运城安装MPP电力管实力大厂家

千层饼烤饼机商用电饼铛烙饼机杭州电饼铛厂家

矿用软管输送泵工业软管泵厂家